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11年,在得克萨斯州一座深山里,一群工人受雇在半山腰中建一座大钟:秒针一年走一格,表示世纪的指针一百年走一格,而钟上的报时器一千年才报一次。建造这座大钟计划用时6年,唯一的目标是:它要能运转1万年。这座大钟的官方主页上,贴着T.S.艾略特这首关于探索的诗:“我们不能停止探索,而我们一切探索的终点,将到达我们出发的地方,并且是生平第一遭知道这地方。”。

一首艾略特的诗,一个极简的网站,一座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的钟,杰夫·贝佐斯先生为之投入4200万美元。在苹果、Google、Facebook和亚马逊这科技四巨头中,亚马逊身上是披着“创新”、“伟大”、“改变世界”等词频率最少的一家;与完美主义的史蒂夫·乔布斯、极客天才拉里·佩奇和塞吉·布林以及超级黑客马克·扎克伯格比起来,我们很难想到一个特别酷的词可以放在杰夫·贝佐斯头上——除了发布会上脑袋特别晃眼以及笑起来能让“屋里的墙抖起来”以外——他是科技四巨头里最暗淡的那位。

这座万年钟,却是这几位硅谷科技天才中最特立独行、最大胆、或者也可以说是最无聊的一个项目。而且代价不菲,4200万美元呢。如果[在Path第二轮融资中](http://tech.ifeng.com/mi/company/detail_2012_04/16/13922282_0.shtml?_from_ralated)投入这些钱,贝佐斯可以拿到这款硅谷明星社交应用16%的股份。

但贝佐斯认为这座钟所代表的意义非凡,他必须单独拿一笔钱来做这么一件只有象征性意义而无任何实际作用的事情。因为它关乎“Long Term”(长远)——一个1997年贝佐斯在致股东信中开始强调的词,一个在以后致股东信以及媒体专访中反复提及的代表他经营亚马逊的词。

贝佐斯的亚马逊能跻身科技四巨头之列,仅靠眼光长远、只做对长远有利的事还不够。关于贝佐斯和亚马逊为数极少传记中,《一键下单》(英文版名为“One Click”)简单回顾了贝佐斯的童年经历,讲述了贝佐斯将长远目光落实到从亚马逊从创立到成功推出Kindle并成为电子书领头羊的十几年历程。

亚马逊的创建过程和早期运营经验,简直就是埃里克·莱斯(Eric Ries)《精益创业》理论的经典实践和完美体现。用作者理查德·布兰特 (Richard Brandt)的话来说,“亚马逊的早期设计就是试验、错误、正确的猜测、机会”,和“一些聪明的即兴发挥的结合体。”

亚马逊的经营理念简单,用贝佐斯的话来说是尽一切可能“让订货系统‘温柔’一些”。如何让系统变“温柔”?可以简单理解为尽力满足顾客需求。比如早期人们对在网站上填写信用卡账号有担忧时,亚马逊让顾客在网站上提交信用卡后几位,当真正决定购买时,顾客可以再打电话过来告诉客服信用卡前几位,再完成订单;当顾客填好地址、提交信用卡账号、完整消费过一次之后,下次顾客再来访问亚马逊时,网站上会自动生成一个“一键下单”(One Click)的按钮——点击之后,默认按照以前提交的支付信息和地址扣款并送货上门。后来亚马逊个将这个购买流程申请成专利,iTunes上一键购买歌曲和App Store提交信用卡后一键购买应用也是源自亚马逊的“一键下单”。虽然这个专利被称为史上最可笑的专利之一,但让科技产品简单、好用的努力和实践,在任何时候都值得鼓励。

亚马逊的远见还体现在AWS(Amazon Web Services,亚马逊网络服务)上。早在2006年,亚马逊为了利用闲置的服务器资源,为中小企业推出了AWS网络服务平台。加上后来推出的EC2(Elastic Compute Cloud,弹性云平台)和S3(Simple Storage Service,简单存储服务平台),亚马逊成为当今最具领先优势的云计算服务平台。2010年5月股东大会上,贝佐斯大谈他对云计算的理解:云计算“现在是一个很大的领域,从我们的观点看,它的效率是非常低的。任何时候,一些大的事情效率低下时都会创造出机会”。贝佐斯说:“它有潜力发展到和我们的零售业务一样大。”

这是个惊人的判断,因为网络服务给亚马逊带来的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2%。不过,贝佐斯永远关注“Long Term”。即使再造一个亚马逊,最多也不到20年,与他认真造的那座万年钟相比,转瞬而已。

(发于《经济观察报》)

 

话题:



0

推荐

师北宸

师北宸

65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师北宸,互联网从业者,科技专栏作者。 blog:shibeichen.com 电邮:beichenshi@gmail.com

文章